少爷的汤姆猫

HP迷,斯莱特林学院;微博:少爷的Tom猫

Sunny Holiday(四)

哈利一时间适应不了早上七八点钟起床,所以他逛街回来以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差一点再次睡过去。
窗外阳光明媚,把一切都照得如同油画一般,闪着油亮的质感。看不见的麻瓜街道上传来络绎不绝的汽车鸣笛声,使得这边的魔法世界也更加热闹。
“咚咚咚”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惊得昏昏沉沉的哈利猛的睁开了眼,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着,仿佛他刚刚跑完一场艰苦的马拉松。
“谁啊?”
“是汤姆,波特先生。马尔福先生请您下去吃午饭呢!”
“哦,好的”,哈利扶了扶被压歪的眼镜,挣扎着从书堆里爬出来,“我马上就下去!”
哈利来到包厢的时候,看到德拉科已经坐在餐桌旁了,他身上的衣服依旧纤尘不染。德拉科正在开心地抚摸着宠物——哈利的宠物,海德薇。
哈利不知道海德薇什么时候跑到了德拉科那里,而且与对自己懒得搭理的架势不同,海德薇似乎很享受德拉科抚摸的感觉。
“破特”,德拉科听见哈利进来,抬眼看着他,说:“待会能让海德薇帮我个忙吗?”
“你的新宠物这么快就失宠了?”哈利惊讶的问:“她甚至还没有新名字呢!”
“别胡说八道!”德拉科白了哈利一眼,“我只是需要海德薇帮我个忙而已,毕竟,论邮递,猫头鹰要比喜鹊专业多了。”
“哦,这样的话,只要海德薇愿意,我没有意见”。
哈利看到又是一桌丰盛的饭菜,他甚至还看到了鱼子酱——一种价格不便宜的麻瓜的食物。看来,虽然德拉科一直因为自己的纯血统而洋洋得意,不过他并没有完全与麻瓜世界划清界限,至少在饮食上是如此。
哈利一觉醒来,肚子确实饿的慌,他怀疑自己的肚子随时都会叫起来抗议,于是就不再客气,抓过蓝莓汁和姜糖馅饼开始大口咀嚼起来。
“你又睡着了,是吗破特?”
德拉科慢条斯理地把餐巾铺到腿上。
“嗯”,哈利哼了一声,表示回答。
“了不起”,德拉科轻轻地摇了摇头,“外面这么嘈杂,你还睡得着。”
“相信我,德拉科,如果你有一个呼噜震天响的姨父住在你的隔壁,你也会习惯的。”
“原来是这样,那是不是说,因为你有一个总喜欢抢你的食物的表哥,才让你养成了狼吞虎咽的习惯?”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虽然哈利相信这是德拉科在挖苦他,不过意外的,这次德拉科说的没错。
德拉科感觉无话可说了,他不知道哈利到底是脾气太好太耿直,还是真的情商低听不懂。
“麻瓜街道上传来的声音是什么发出的?”德拉科自己转移了话题,来缓和哈利太“耿直”而给他带来的尴尬。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指的应该是汽车,那声音是汽车鸣笛的声音。”
“什么是汽车?他为什么会响?”德拉科拿起刀叉切着面前的烤肉,饶有兴致地问。
“嗯,这么说吧!”哈利努力地组织着语言,力求表达得准确一点,“汽车就像是我们的飞天扫帚,只不过它只能在地上跑,不能飞。”
“只能在地上跑?”德拉科摇了摇头,“无法想象。”
“而且想要汽车跑起来,还需要加汽油,总的来说,学开汽车比学骑扫帚难多了”,哈利补充道。
“可怜的麻瓜,因为没有天赋而承受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是吧?”德拉科摇头晃脑地说,嘴上说着可怜,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神情。
“虽然麻瓜们因为不会魔法而多了很多麻烦,不过不得不承认,在有些方面,麻瓜们还是挺聪明的。”
“比如?”
“比如,麻瓜们发明了汽车,手机什么的,这些东西可以帮助他们加快交流的进程。”
德拉科:“那不还是笨拙的替代吗?他们这么做,还是因为不会魔法啊!”
“我是说麻瓜们很聪明,可以发明新的东西来方便自己的生活,德拉科,不会魔法又不是他们的错!当然了,‘聪明的’麻瓜并不包括我姨妈一家。”
“你姨妈家?就是把你养大的那个麻瓜家庭?”
这时候,汤姆派一只家养小精灵送来了一盘新鲜的水果拼盘,哈利对于小精灵的摆盘能力感到惊讶,因为小精灵把七八种色彩缤纷的水果切块摆成了破斧酒吧的样子。
哈利盯着果盘,一边寻找着下手的角度,一边说:“没错,就是他们。”
德拉科显出震惊的神色:“你竟然说你的姨妈一家愚蠢?!”
“是啊!他们确实不聪明嘛!”
哈利抬起头,发现德拉科一反常态,没有了平日里那种不屑一顾式的懒洋洋,而是格外严肃:
“或许你和你的姨妈一家有什么误会,破特,但是我想,你应该和他们达成和解,而不是背后污蔑他们。”
“我没有污蔑他们”,哈利恼火地说,“他们确实很愚蠢,而且,他们可从来没想过跟我和解!”
德拉科:“那你为什么不主动和他们和解呢?总要有人先主动吧!”
“你根本不明白,德拉科,他们和我之间没有任何误会,他们就是纯粹的讨厌我而已。”
哈利的话大大超出了德拉科的理解范围,生活了十几年的他,根本无法想象,住在一起的家人怎么会是这种对立而非亲密的关系。他皱了皱眉毛,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哈利发现,德拉科虽然总喜欢批评甚至是挑剔,但是他倒是不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乱发话,这一点,让哈利感到有点意外。这也至少说明,德拉科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不会轻易找茬——除了对自己,那个他口中的救世主。
吃过午饭后,德拉科回到楼上给爸爸写信,哈利闲着无事,便去买了两条新领带。就在他挑选领带的时候,海德薇叼着一个精致的礼盒找到了他,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海德薇示意哈利打开礼盒。
“这个是德拉科都东西吧,海德薇?你是不是弄错了?”
海德薇不高兴地瞪了哈利一眼,高傲地飞走了。
“听说你不收海德薇买回来的礼物,是吗?”
哈利回到酒吧房间不一会,德拉科就带着海德薇来“兴师问罪”了。
“什么?海德薇买回来的礼物是我的?你送的吗,德拉科?”
“当然是我送的!”
德拉科的神态和海德薇如出一辙,他们两个站在门口气势汹汹地瞪着哈利。这让哈利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一样,仿佛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两个的事。
哈利走过去,站在德拉科肩膀上的海德薇伸出一只脚,把礼物送到哈利面前,眼睛直直的看着哈利,好像决心要亲眼看到他打开礼物似的。
哈利打开礼盒,发现里面是一个金色的魔杖匣,还有一个红色的火一般颜色的魔杖袋。
哈利疑惑地抬起眼睛,德拉科高傲地说:“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你的魔杖,而不是让它布满刮痕和手指印。你对魔杖够好,它才会回馈你同样的善意,以及强大的力量。”
德拉科说完,不等哈利回话就转身离开了,海德薇依旧稳稳地伫立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对哈利流露出一丝留恋。
【懒癌晚期的我终于回来了了了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