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汤姆猫

HP迷,斯莱特林学院;微博:少爷的Tom猫

多比的任务(下)

圣诞节后的第一堂预言课,特里劳妮教授的心情似乎很好,因为她不再积极地预言哈利的死亡,而是给他们讲起了自己祖先们的那些光荣事迹,并不忘时时提醒同学们,这些事迹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位天赋极高的预言大师。外面依旧是冰天雪地,预言课教室却热的离谱。屋子的闷热和对特里劳妮教授的能力的质疑让一部分同学兴意阑珊,他们很快就昏昏欲睡,这反倒使整个课堂特别安静,达到了一种魔药课一样的效果。
罗恩低头在书上胡乱的画着,给每一幅人物插图都画上了胡子、雀斑或者眼镜。那些黑白插图无声的咒骂着,躲闪着。
哈利既没有欣赏罗恩的创造力,也没有兴趣听特里劳妮教授的炫耀,他一直在留意着马尔福——与往常总坐在第一排不同,马尔福今天坐在了后面,而且是一个从哈利的角度看不到的地方,他瘦削的身影被克拉布当得严严实实。虽然哈利承认,马尔福在课堂上几乎从不捣乱,但是今天的他安静得有点反常。
一到下课,大部分同学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马尔福就已经跨过门槛,冲下楼梯了。
“该死!”
德拉科一边飞快地下楼,一边咒骂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旋转楼梯,他连午饭都不想吃,只想尽快冲回宿舍。
“马尔福!”德拉科听到哈利在背后叫他。
“德拉科,我有话问你!”
哈利看到那个修长的身影正像风一样迅速远离自己,他不禁小跑起来,希望能在他逃跑成功之前抓住他。
德拉科拐进了二楼的一间盥洗室。他长长地舒着气,尽量压低呼吸的声音,希望走廊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掩盖掉自己的气息。
“马尔福,我知道你在这里”,哈利的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距离近得吓了德拉科一跳。他闭上眼睛,没有回答,希望那个步步紧逼的男孩马上消失。
隔壁沉默了一刻,似乎是在等待回音,然后,哈利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知道西服是你送的,也知道那套粉色的西装和那张卡片不是你的本意,我就是希望听你一个解释,这么做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德拉科回道,声音出奇的镇静,“我不会给你解释的,把西装扔了吧!”
“如果这是你的恶作剧,那我必须说,德拉科,这个恶作剧很无聊。”
“哦,是的”,哈利听到隔壁的马尔福又换上了平日里最惯常的那种腔调:“圣人波特已经长大了,成熟了,不再屑于和‘邪恶的’斯莱特林争斗了,是吗?他有无数的荣耀和爱慕等待享受,没有兴趣欣赏‘无聊’的‘恶作剧’,对吗?”
“我没有这么说,德拉科,我希望我们能——”
哈利听到砰的一声,隔壁的门被重重地摔开,连哈利这里的门也被震得跟着颤抖,然后是皮鞋远去的声音。哈利立刻大力推开门追了出去,发现德拉科的背影正用甚至比刚才还要快的速度远去。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德拉科”,哈利站在原地对着德拉科的背影大喊,“希望你早些告诉我,除非你想让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我等你的回复!你不可能一直躲着我!”德拉科已经消失在拐角,哈利冲着他消失的地方赌气地喊出最后两句话,全然不顾这番话引来的好奇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怎么样?”罗恩看到哈利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没问到?”
“显而易见,不是吗?”哈利恶狠狠地咬着苹果馅饼,“态度极端恶劣!”
“显而易见,不是吗?”罗恩接了一句,“马尔福的态度什么时候好过?要是他对你友好的话,我会怀疑他中了夺魂咒。不过说起来,马尔福送你西装就可能是中了夺魂咒呢?想想吧,一个——”
“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哈利继续气鼓鼓地说,又加了一句,“哪怕使用夺魂咒!”
罗恩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不过他马上掩饰了过去,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哈里说:
“你这又是何必呢,马尔福的脑袋在想什么谁能弄得清楚。我现在倒是同意赫敏的观点,把西服扔了就好了!”
“我不!”哈利犯起了倔脾气,不知道是为了西服,还是为了刚才马尔福的态度。
马尔福回到了宿舍,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了,禁止任何人进来。下午没有课,但是室友们都逗留在公共休息室,因为马尔福把“不爽”明明白白地摆在了脸上,没有人愿意自找麻烦。
德拉科非常生气,但是他没有理由对别人发火。西装是他要送的,多比也是他委托的,现在的局面完全是自己的错,是他没有考虑周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生气。
“嘭”的一声,多比端着一个餐盘出现在马尔福的床边。后者正枕着双手,盯着床顶的帐幔发呆。
“马尔福少爷,先生”,多比怯怯地说,“多比,多比看到他没有吃午餐,多比给他送来了,先生。”
德拉科看了一眼餐盘,发现除了丰盛的食物以外,还有一摞金加隆。
“这是什么?”他忍不住问。
“多比搞砸了这一切,多比不应该收马尔福少爷的报酬,先生。”
“没关系,你拿着钱回去吧!不怪你!”
“多比很抱歉”,多比放下餐盘,留下食物和加隆,眼含泪水,深深地鞠了一躬,消失了。
在第二天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上,可怕的炸尾螺无疑让德拉科的心情更加阴沉,他抱着双臂,看着海格庞大的身躯扑到一只横冲直撞的炸尾螺身上,把它压得直冒火星,感觉再忍受一会,自己也会控制不住冒出火星。
“马尔福!”
德拉科听到哈利又在叫他,于是带着一副更加阴沉的表情转过头来看着哈利——如果他的表情还可以更阴沉的话。
“你这个胆小鬼,不敢正面和我对峙,却去欺负一只小精灵,是吗?”
“什么意思?”德拉科问。
“你知道什么意思,不是吗?多比昨天找到我,向我解释和道歉,一直请求我原谅你,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马尔福,我想我应该提醒你,多比已经不是你家的家养小精灵了!”
哈利的这番话再次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大家都把目光从海格那里移到了德拉科和哈利这里,并用余光防范着喷火的炸尾螺。
德拉科不再抱着手臂,他一把拽住哈利的袖子,拉着他大步离开了可怕的教学现场,绕过海格的小屋走进了禁林。
“或许你为你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破特,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还是太自大了一点,我没有要求多比向你道歉,也没有把错误推到他的身上!”
“终于肯正面回答我了,是吗?”哈利用同样气势逼人的语气回敬道:“如果不是你,多比会这么做吗?”
德拉科:“是因为炸尾螺炸过你的脑袋才让你如此健忘吗,破特?你刚刚说过多比已经不是我家的小精灵了,我没有权利命令他,更没有权利惩罚他,虽然我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但是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哈利被呛了一下,不过仍旧不甘心地问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你送我西服,还让多比心甘情愿帮你做事?”
这句话一出,哈利发现德拉科的表情变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郁闷,心虚,或者还有——一些失落。
哈利已经准备好了从德拉科那里听到最坏的理由,准备好忍受他的嘲讽或者侮辱,但是,并没有。
德拉科使劲瞪着他,表情严肃得就像麦格教授在他犯错误的时侯所做的表情一样。
就在哈利以为德拉科准备瞪他瞪到地老天荒的时候,德拉科突然开口:“韦斯莱或者格兰杰送你礼物的时候,你也会觉得匪夷所思到一直追着他们问理由吗?或者任何一个你认识的人送你礼物的时候你会这么做?”
哈利:“我——”
德拉科:“我为这份独一无二的待遇感到荣幸,破特!”
“收下西装,或者把它把还给我!如果你想还给我,晚饭后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找我,相信你知道地点。”
德拉科转身朝课堂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居高临下地对哈利说:“没什么理由,你不必再问了,如果你想让全校的师生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送了一套西装给哈利波特的话,就尽管去吧,我相信预言家日报会很愿意做一篇关于‘救世主为一件同学送的礼物而发疯’的专题报道的。”
哈利定定地看着德拉科走远,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走向,他一时间拿不准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
到了晚饭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斯莱特林的长桌,食欲不错的样子。
但是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却没有哈利波特的身影。
于是满心愧疚的多比不得不再次端着餐盘幻影移形到哈利的宿舍。
“多比”,哈利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说,马尔福为什么送我西服呢?”
“多比不知道,哈利波特,先生,马尔福少爷没有告诉多比,不过——”
多比对着手指说:“喜欢一个人才送他礼物,不是吗?先生,多比认为,马尔福少爷是因为喜欢哈利波特才送他礼物的。”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门口。
克拉布和高尔像两个守门神一样,一直从晚饭后站到宵禁时间。然而他们并没有看到哈利波特,实际上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马尔福会认为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会到斯莱特林的地盘。
克拉布和高尔不高兴地回到公共休息室。
公共休息室里只剩下马尔福一个人了,他看到两人蔫蔫的空着手回来,似乎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他笑着打了个响指,唤来一只小精灵,小精灵带了满满一大盘好吃的给他俩。
克拉布和高尔高高兴兴地上楼了,仿佛杵在门口的几个小时都不算什么。
“多比”,德拉科喊住准备离开的小精灵,向他伸出手:“你忘了拿走你的报酬!”
多比神情失落地说:“不,多比不能收马尔福少爷的报酬,先生,多比为他惹了麻烦——”
“不”,德拉科坚持地伸着手,“你帮了我大忙,这是你应得的。”
多比迟疑地接过加隆,看着德拉科起身向寝室走去。
“马尔福少爷,先生,您给了多比十二个加隆,多比认为您搞错了,先生,是十个!”
德拉科转过身:“是十二个没错,十个是做西服的报酬,另两个是今天的,收下吧多比!”
“多比谢谢马尔福少爷,先生,多比认为您和哈利波特一样友好!”
公共休息室终于空无一人了,一切都静谧安详,只有偶尔经过的湖底生物,给这里投下一闪而过的掠影。

(PS其实多比是崩溃的,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什么让德哈不开心,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什么让德哈超开心( ˊᵕˋ )可怜的多比,只是不停地认错,跑腿。另,为什么没有人夸少爷慷慨啊!多比在霍格沃茨的报酬是一个星期一加隆,少爷一出手就是十加隆啊!)

【你们这些排着队tbc的坏人,逼着我把题目从“多比的任务”改成“多比的任务(上)、多比的任务(下)”,再改成“多比的任务(上)、多比的任务(中)、多比的任务(下)”!
真的没有了,我承认这是我坑品最好的一次!谁再让我tbc我就撒泼给他看!】

多比的任务(中)

哈利花了一整天在霍格莫德,因为那里有数不尽的好玩的地方,而且,最重要的是,赫敏并没有跟他和罗恩一起去,所以没有人在他们耳边唠叨作业和金蛋的事,他们可以玩的毫无心里负担。
当天晚上,累得精疲力竭的哈利早早爬上了床,不过他睡得并不太安稳,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在梦里,他自己安慰自己,觉得这应该是马上到来的圣诞舞会的影响,毕竟他还没有找到舞伴。
突然间,他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惊醒了。然后他还没来得及从“那只是一场梦”的认知中舒缓下来,就再一次受到了惊吓:一个黑乎乎的会动的影子正鬼鬼祟祟的在他的脚边移动。
哈利吓得大叫一声,惊醒了同样在睡觉的罗恩。
“怎么?”罗恩迷迷糊糊地问。
“哈利波特,先生。”
“多比?”哈利努力睁大没戴眼镜的双眼,分辨着那团黑影。
“是的,是多比,哈利波特,先生。”
罗恩得知是多比以后,一头栽回枕头,仿佛没被打扰过一般,自然的、瞬间的打起呼噜来。寝室里只有哈利和罗恩,纳威他们还没回来,估计现在时间并不晚,哈利也并没有睡多久。圣诞节的气氛弥漫在整个校园,似乎没有人愿意早早地回到冷清的宿舍。
“多比,你这是在做什么?”哈利舒了口气,问道。
“多比,多比想,想帮哈利波特做些事情”,多比吞吞吐吐地说。
对于多比的帮助,哈利波特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毕竟二年级的那些“帮助”,着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嗯——”哈利坐起身来,摸索着带上眼镜,谨慎地说:“谢谢你多比,不过,如果我需要你的帮助的话,我会自己告诉你的,好吗?”
“多比愿意帮助哈利波特,先生,哈利波特不需要告诉多比,多比就愿意帮助他,先生!”
哈利觉得,他一时间很难让多比明白,自己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决定暂时放弃这个话题,转而问多比在干什么。
“多比在帮哈利波特量尺寸,先生,有人要送给哈利波特圣诞礼物!”小精灵兴高采烈地说。
“有人要送我圣诞礼物?”哈利感到很迷惑,“可是送圣诞礼物为什么要量尺寸?”
“哦,这是一个秘密,先生,多比答应了那位先生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先生。”
“好吧”,哈利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问:“那你能告诉我,‘那位先生’是谁吗?”
“不行,哈利波特,先生,不行!多比是一个守信用的小精灵!”
多比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子,认真地量起哈利的脚。
“哈利波特认为,橘黄色和粉红色,哪一个更漂亮呢?”多比一边记录尺寸一边问他。
“我不知道”,哈利说,“可能——粉红色要好一点吧!”
“太好了!多比喜欢粉红色,先生,哈利波特和多比一样!”
“哦,好的,我想你会愿意我送你粉红色的礼物吧,多比?”
多比绿幽幽的大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泪水:“多比一直都知道,哈利波特是一位伟大的巫师,多比太激动了!礼物!”
“没什么的,多比”,哈利之所以要送多比礼物,完全是因为多比的话提醒了他,他肯定之前绝对没有想到这一点,不禁有点愧疚:“没什么的,我们是好朋友嘛!”
“哈利波特是多比最好的朋友!”多比深深地鞠了一躬,“晚安,哈利波特,先生。”
“晚安多比!”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哈利波特,先生!”多比说完后,“嘭”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多比说的“很快”,是五天的时间,距离圣诞节的前三天。
哈利万万没有想到,那天自己随口一说的“粉红色”,会成为他圣诞节前最大的噩梦。因为,一大早,他就惊恐地发现,他的床边赫然挂着一套粉红色的西装,仿佛是为了配套,西装下的地毯上还整齐的放了一双崭新的粉红色皮鞋。
哈利立刻成了整个宿舍的笑柄。迪安捂着笑痛的肚子问他:“快看看是谁这么有创意,送给你一套这么——特别——的西装!”
“不得不说”,纳威认真地说,“这套西装做得很精致,一定不便宜。”
罗恩:“嗯,我觉得哈利还需要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你们说对吗?”
“送给亲爱的哈利,Mr.M”,纳威读着小卡片上的字,问哈利:“Mr.M?谁是Mr.M?”
“我不知道”,哈利崩溃地说,“我从来都不认识什么M先生。”
“我觉得”,罗恩一边找水喝一边说:“没准是卡片上写错了,应该是Ms.M或者Mrs.M。”
“有可能”,迪安气喘吁吁地附和,他仍然笑得喘不过气来。
“至少哈利有暗恋的人了,他不用担心圣诞舞会的舞伴了,不是吗?”罗恩闷闷地说,“弄清楚送西装的人是谁,哈利就可以和她一起跳舞了。”
“或者是‘他’,‘他’也不错”,迪安又加了一句。
在吃早餐的时候,哈利看着满桌子美食,突然想起了多比,想起了前两天多比说有位先生要送他圣诞礼物的事情。或许这就是那个惊喜?
哈利来到厨房后,多比再一次给了他一个几乎窒息的拥抱,并且再一次,拒绝回答“那位先生”是谁。
“我只是奇怪,谁会叫我‘亲爱的’,以及,谁会送我一套——粉色的——西装”,哈利真的不想说出粉色两个字。
多比带着一脸醉醺醺的满足,表明他对这次行动的结果十分满意。
“哦,多比理解哈利波特激动的心情,但是多比还是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他连连摇头,大耳朵扑扇扑扇的,“多比只能告诉哈利波特,那位先生同样喜欢穿西装,和哈利波特一样英俊潇洒!”
就在这时,厨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赫敏和罗恩走了进来。
“什么问题都没有”,赫敏把西装递给哈利,“我已经请麦格教授检查过了,这就是一套正常的西装。”
罗恩:“我就说嘛,肯定有人暗恋‘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只是一份礼物而已,你们不要想的太复杂。”
“是的,多比认为韦兹比先生说的对。”
赫敏:“可是卡片上明明写的是Mr.M,是个男的!”
罗恩翻了个白眼:“男的怎么了?”
就在赫敏忍不住要拿出教育幼儿园小朋友的神态教育罗恩的时候,厨房的门第三次因为人类的到来而打开。来的人是马尔福,他穿着一套漂亮修身的黑色西服。
德拉科一眼就看到了被小精灵们簇拥着的哈利,以及哈利手里的那套粉色西装。
“天呐破特,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粉色的——西装?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你要穿的!”
哈利看到他一脸的不可置信,难为情的同时不禁又有些恼怒,而罗恩则直接吼了回去:“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德拉科似是无意地瞟了一眼哈利身边的多比,拖着长腔说:“反正穿粉西装的人不是我。”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似乎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不过在关上门的前一刻,他转过头来对哈利说:
“品味很独特,破特!”
多比蹭蹭蹭地跑向门口:“马尔福少爷,先生,多比正准备去找您,关于礼物,先生!”
门再一次被关上,留下三个人面朝着门的方向一动不动。
“马尔福竟然也会溜到厨房找吃的?”罗恩一脸惊讶地说。
赫敏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哈利,满怀心事的样子。
“赫敏,有什么话请直说好吗?”
“嗯,哈利,刚刚多比告诉你什么了?”赫敏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都没说,他还是不肯告诉我是谁送的。”
“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哈利耸耸肩:“多比只是告诉我,那个人爱穿西装,和我一样英俊潇洒。”
赫敏不说话了,再次用满怀心事的神情瞪着哈利。
“拜托你,赫敏”,哈利恼火地说,“你有什么话请直说好吗,不要总是摆出这样一副表情!”
赫敏慢慢地张开口,似乎在斟酌着字眼:“嗯,其实——马尔福就穿西装。”
哈利:“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其实,马尔福也可以被称为‘Mr.M’。”
哈利:“继续。”
赫敏:“而且,你不得不承认,马尔福长得并不难看。”
“得了吧赫敏”,罗恩说:“卡片上写着亲爱的,难道你认为马尔福会管哈利叫‘亲爱的’?”
“刚刚是谁说‘男的怎么了?’,是你吧罗恩韦斯莱”,赫敏气势汹汹地说。
“可是,可是——”,罗恩懊恼的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来反驳赫敏的推断。
三人在厨房受到了小精灵们热情似火的招待,但是一直没有等到多比回来,于是他们决定先回到公共休息室。此刻他们正顺着楼梯往公共休息室走,远远的就看见盛妆打扮的胖夫人在同一只小狗玩耍,咯咯咯地笑着。
“反正”,罗恩一边走一边吃着小精灵们塞给他的抹茶蛋糕,嘟嘟囔囔地说:“我敢打赌这不是马尔福送的,如果真是他送的,我就叫一个假期的‘韦兹比’!”
“随便你怎么想吧”,赫敏说,然后她转向哈利:“哈利,至少我们能肯定送西服的人没有恶意,对不对?那只是一套西装罢了,如果你想穿就穿,不想穿就把它忘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赫敏,一个男人送给哈利一套粉色西装,还称他为亲爱的,你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罗恩半是惊恐半是愤怒的诘问。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赫敏耸耸肩,丢给他们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就爬进了公共休息室。
在圣诞节的早上,哈利收到了一套黑色的西装,以及一双黑色的皮鞋。一切都很正常。
“多比很抱歉,哈利波特,先生”,在三楼左侧的某处楼梯拐角,多比可怜巴巴地对哈利说:“多比认为哈利波特喜欢粉红色,先生,所以多比就为他选了粉红色的西装,多比还帮那位先生给哈利波特写了那张卡片,先生。”
哈利坐在窗台上,平视着多比:“那没什么的,多比,只要你告诉我,那位先生到底是谁,好吗?”
“不,多比不要哈利波特讨厌那位先生,都是多比的错,是多比要送粉西装的,那位先生没有说过送哈利波特粉色的西装!”
“我没有说要讨厌他”,哈利耐着性子解释道:“嗯,我感谢他送我的礼物,也感谢你,真的,我相信你是好心,多比。”
“可是”,多比不安地绞着手指:“那位先生说,如果哈利波特知道了,会以为他是在整哈利波特,先生,那位先生认为,哈利波特会再也不理他了!”
“不会的”,哈利肯定地说,“我保证!”
“即使是马尔福少爷?即使是马尔福少爷哈利波特也不会讨厌吗?”
终于——
“不会”,哈利万念俱灰地说,看着多比期待又害怕的眼神,哈利真的不忍心打击他,尽管现在的他就是深受打击。
多比瞬间喜笑颜开,对着哈利鞠了一躬,“多比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那位先生,哈利波特,先生,多比先走了!”
多比“嘭”的一声幻影移形了,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把“那位先生”暴露了的事实。
“Mr.M”,哈利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所以,马尔福到底要干什么?”
【努力更段子攒人品,保佑我过年健健康康】

多比的任务(上)

德拉科无意间得知,多比——这个曾经在马尔福庄园恭恭敬敬地服侍过他的小精灵,这个曾经冒犯过父亲的小精灵,现在,正在霍格沃茨工作。
按正常情况来说,马尔福对一只小精灵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的,无所谓喜欢与不喜欢,尤其是多比,这种叛离服务家族的小精灵,他就更谈不上什么好感了。
但是——据说多比和疤头的关系十分要好,如果自己想送点什么给破特并且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话,多比绝对是极好的人选。那么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多比现在不属于马尔福家族,还会听从自己的召唤,服从自己的要求吗?
自从发现多比在霍格沃茨,德拉科想假借多比之手给破特送东西的想法就一直萦绕在脑海。这天,德拉科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空无一人,想来大家都是去霍格莫德为圣诞舞会准备去了,于是,他立刻决定要趁这个机会试一试。
为了防止意外,在召唤多比之前,他还特意施了个闭耳塞听咒和防干扰咒。
“多比?”德拉科轻声呼唤道。
“嘭”的一声,多比出现在他的面前。多比的脚上穿着两只不配对的袜子,一红一绿,红色袜子上是一把飞天扫帚,绿色袜子上则是一只金飞贼。身上的衣服也是红白相间的,很像圣诞老人的那种衣服。
“多比能为您做什么呢,马尔福少爷?”
小精灵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一直把腰弯到90度角。
……
虽然多比的表现就和所有的家养小精灵一样,可是此时此刻德拉科还是觉得有点尴尬,他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冲动了?万一多比不愿意为自己保守秘密怎么办?万一多比不肯帮自己送礼物怎么办?
“是这样,多比,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让你跟我保证,你不能把我们的对话透露给任何人,可以吗?”
“多比服务于霍格沃茨,先生,马尔福少爷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多比愿意为他保守秘密。”
“太好了”,德拉科说,然后又多此一举地问:“邓布利多让你来霍格沃茨的?”
“是的,先生,多比现在在霍格沃茨工作,邓布利多先生给了多比工作,还有报酬,先生。”
“嗯——”德拉科抬头去看多比,发现后者正瞪着一对大眼球看着他,带着询问的神色。任谁都会奇怪,小少爷马尔福怎么会突然关心起一只家养小精灵来。
想了想,德拉科决定速战速决,他问:“你和破特的关系不错,对吧?”
“多比喜欢哈利波特,先生,哈利波特是一位伟大的巫师。哈利波特认为多比是他的好朋友,先生,多比、多比——”
多比的声音开始变得异常激动,德拉科怀疑他下一刻就会用脑袋猛撞自己的床柱子,于是立刻打断他:“太好了多比,那你知道,破特喜欢什么吗?或者说,我送什么给他比较好?”
“马尔福少爷要给哈利波特送圣诞礼物?”多比惊恐地问:“多比以为,马尔福少爷讨厌哈利波特!”
“呃,情况有些不同……”德拉科有些难为情地说,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跟多比解释为什么要送破特礼物,“这是我的事,多比!”
看到多比瑟缩了一下,德拉科连忙换上一副温柔的神态,好让自己显得和蔼可亲一点:“那么多比,你认为哈利波特先生喜欢什么呢?”
“多比知道哈利波特喜欢魁地奇,先生。”
“可是破特已经有一把火弩箭了”,德拉科拧着眉心说。
“如果是多比,先生,多比会送哈利波特一双袜子!”
德拉科:“……”
“送袜子?那还不如送头发柔顺剂呢,看看破特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没想到多比听了之后眼睛闪闪发亮:“先生,多比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德拉科觉得,和一只家养小精灵讨论送什么礼物,就跟和巨怪讨论穿什么圣诞礼服一样愚蠢。
不过,礼服?
想必破特已经准备好礼服了,那么,
“多比,你觉得破特会喜欢西装吗?”
“多比不知道,先生,不过多比认为哈利波特先生会喜欢的,先生,哈利波特和马尔福少爷一样英俊!哈利波特穿西装一定十分迷人!”
“那就这么定了!多比,我需要有人帮我搞到破特的尺寸,还有,到店里面去定做衣服,我知道你可以见到破特,所以需要你帮我完成这些,可以吗?”
“多比愿意,先生,哈利波特的好朋友就是多比的好朋友,马尔福少爷!”
“哦,不!”多比再次激动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在地上胡乱的打着滚,“坏多比,多比怎么能和马尔福少爷做朋友?坏多比!坏多比!”
德拉科揪住多比的领子把他提到半空中,对他说 :“好了多比,你已经不是我家的家养小精灵了,停止这种愚蠢的惩罚。”
“谢谢”,多比气喘吁吁地说,“谢谢马尔福少爷,马尔福少爷是个好人!”
“现在”,德拉科把他放到地毯上,对他说,“去做我告诉你的事吧!记住,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是我送给破特的,知道吗?”
“知道了!”多比点点头,然后问,“可是,如果哈利波特先生问多比这是谁送的,多比该怎么办?”
“你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衣服送过去,然后悄悄离开就行了。”
“多比记住了,多比这就去办!”
“等一下”,德拉科喊住小精灵,说:“办成之后再来一次,我会付给你报酬,十个加隆,够不够?”
多比再次把腰弯成九十度:“马尔福少爷慷慨大方,英俊潇洒,十分迷人!”
随着“嘭”的一声,多比不见了。
【好想看破特穿着少爷那种精致修身的西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