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汤姆猫

HP迷,斯莱特林学院;微博:少爷的Tom猫

多比的任务(下)

圣诞节后的第一堂预言课,特里劳妮教授的心情似乎很好,因为她不再积极地预言哈利的死亡,而是给他们讲起了自己祖先们的那些光荣事迹,并不忘时时提醒同学们,这些事迹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位天赋极高的预言大师。外面依旧是冰天雪地,预言课教室却热的离谱。屋子的闷热和对特里劳妮教授的能力的质疑让一部分同学兴意阑珊,他们很快就昏昏欲睡,这反倒使整个课堂特别安静,达到了一种魔药课一样的效果。
罗恩低头在书上胡乱的画着,给每一幅人物插图都画上了胡子、雀斑或者眼镜。那些黑白插图无声的咒骂着,躲闪着。
哈利既没有欣赏罗恩的创造力,也没有兴趣听特里劳妮教授的炫耀,他一直在留意着马尔福——与往常总坐在第一排不同,马尔福今天坐在了后面,而且是一个从哈利的角度看不到的地方,他瘦削的身影被克拉布当得严严实实。虽然哈利承认,马尔福在课堂上几乎从不捣乱,但是今天的他安静得有点反常。
一到下课,大部分同学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马尔福就已经跨过门槛,冲下楼梯了。
“该死!”
德拉科一边飞快地下楼,一边咒骂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旋转楼梯,他连午饭都不想吃,只想尽快冲回宿舍。
“马尔福!”德拉科听到哈利在背后叫他。
“德拉科,我有话问你!”
哈利看到那个修长的身影正像风一样迅速远离自己,他不禁小跑起来,希望能在他逃跑成功之前抓住他。
德拉科拐进了二楼的一间盥洗室。他长长地舒着气,尽量压低呼吸的声音,希望走廊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掩盖掉自己的气息。
“马尔福,我知道你在这里”,哈利的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距离近得吓了德拉科一跳。他闭上眼睛,没有回答,希望那个步步紧逼的男孩马上消失。
隔壁沉默了一刻,似乎是在等待回音,然后,哈利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知道西服是你送的,也知道那套粉色的西装和那张卡片不是你的本意,我就是希望听你一个解释,这么做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德拉科回道,声音出奇的镇静,“我不会给你解释的,把西装扔了吧!”
“如果这是你的恶作剧,那我必须说,德拉科,这个恶作剧很无聊。”
“哦,是的”,哈利听到隔壁的马尔福又换上了平日里最惯常的那种腔调:“圣人波特已经长大了,成熟了,不再屑于和‘邪恶的’斯莱特林争斗了,是吗?他有无数的荣耀和爱慕等待享受,没有兴趣欣赏‘无聊’的‘恶作剧’,对吗?”
“我没有这么说,德拉科,我希望我们能——”
哈利听到砰的一声,隔壁的门被重重地摔开,连哈利这里的门也被震得跟着颤抖,然后是皮鞋远去的声音。哈利立刻大力推开门追了出去,发现德拉科的背影正用甚至比刚才还要快的速度远去。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德拉科”,哈利站在原地对着德拉科的背影大喊,“希望你早些告诉我,除非你想让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我等你的回复!你不可能一直躲着我!”德拉科已经消失在拐角,哈利冲着他消失的地方赌气地喊出最后两句话,全然不顾这番话引来的好奇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怎么样?”罗恩看到哈利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没问到?”
“显而易见,不是吗?”哈利恶狠狠地咬着苹果馅饼,“态度极端恶劣!”
“显而易见,不是吗?”罗恩接了一句,“马尔福的态度什么时候好过?要是他对你友好的话,我会怀疑他中了夺魂咒。不过说起来,马尔福送你西装就可能是中了夺魂咒呢?想想吧,一个——”
“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哈利继续气鼓鼓地说,又加了一句,“哪怕使用夺魂咒!”
罗恩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不过他马上掩饰了过去,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哈里说:
“你这又是何必呢,马尔福的脑袋在想什么谁能弄得清楚。我现在倒是同意赫敏的观点,把西服扔了就好了!”
“我不!”哈利犯起了倔脾气,不知道是为了西服,还是为了刚才马尔福的态度。
马尔福回到了宿舍,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了,禁止任何人进来。下午没有课,但是室友们都逗留在公共休息室,因为马尔福把“不爽”明明白白地摆在了脸上,没有人愿意自找麻烦。
德拉科非常生气,但是他没有理由对别人发火。西装是他要送的,多比也是他委托的,现在的局面完全是自己的错,是他没有考虑周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生气。
“嘭”的一声,多比端着一个餐盘出现在马尔福的床边。后者正枕着双手,盯着床顶的帐幔发呆。
“马尔福少爷,先生”,多比怯怯地说,“多比,多比看到他没有吃午餐,多比给他送来了,先生。”
德拉科看了一眼餐盘,发现除了丰盛的食物以外,还有一摞金加隆。
“这是什么?”他忍不住问。
“多比搞砸了这一切,多比不应该收马尔福少爷的报酬,先生。”
“没关系,你拿着钱回去吧!不怪你!”
“多比很抱歉”,多比放下餐盘,留下食物和加隆,眼含泪水,深深地鞠了一躬,消失了。
在第二天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上,可怕的炸尾螺无疑让德拉科的心情更加阴沉,他抱着双臂,看着海格庞大的身躯扑到一只横冲直撞的炸尾螺身上,把它压得直冒火星,感觉再忍受一会,自己也会控制不住冒出火星。
“马尔福!”
德拉科听到哈利又在叫他,于是带着一副更加阴沉的表情转过头来看着哈利——如果他的表情还可以更阴沉的话。
“你这个胆小鬼,不敢正面和我对峙,却去欺负一只小精灵,是吗?”
“什么意思?”德拉科问。
“你知道什么意思,不是吗?多比昨天找到我,向我解释和道歉,一直请求我原谅你,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马尔福,我想我应该提醒你,多比已经不是你家的家养小精灵了!”
哈利的这番话再次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大家都把目光从海格那里移到了德拉科和哈利这里,并用余光防范着喷火的炸尾螺。
德拉科不再抱着手臂,他一把拽住哈利的袖子,拉着他大步离开了可怕的教学现场,绕过海格的小屋走进了禁林。
“或许你为你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破特,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还是太自大了一点,我没有要求多比向你道歉,也没有把错误推到他的身上!”
“终于肯正面回答我了,是吗?”哈利用同样气势逼人的语气回敬道:“如果不是你,多比会这么做吗?”
德拉科:“是因为炸尾螺炸过你的脑袋才让你如此健忘吗,破特?你刚刚说过多比已经不是我家的小精灵了,我没有权利命令他,更没有权利惩罚他,虽然我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但是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哈利被呛了一下,不过仍旧不甘心地问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你送我西服,还让多比心甘情愿帮你做事?”
这句话一出,哈利发现德拉科的表情变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郁闷,心虚,或者还有——一些失落。
哈利已经准备好了从德拉科那里听到最坏的理由,准备好忍受他的嘲讽或者侮辱,但是,并没有。
德拉科使劲瞪着他,表情严肃得就像麦格教授在他犯错误的时侯所做的表情一样。
就在哈利以为德拉科准备瞪他瞪到地老天荒的时候,德拉科突然开口:“韦斯莱或者格兰杰送你礼物的时候,你也会觉得匪夷所思到一直追着他们问理由吗?或者任何一个你认识的人送你礼物的时候你会这么做?”
哈利:“我——”
德拉科:“我为这份独一无二的待遇感到荣幸,破特!”
“收下西装,或者把它把还给我!如果你想还给我,晚饭后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门口找我,相信你知道地点。”
德拉科转身朝课堂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居高临下地对哈利说:“没什么理由,你不必再问了,如果你想让全校的师生都知道德拉科马尔福送了一套西装给哈利波特的话,就尽管去吧,我相信预言家日报会很愿意做一篇关于‘救世主为一件同学送的礼物而发疯’的专题报道的。”
哈利定定地看着德拉科走远,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走向,他一时间拿不准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
到了晚饭的时候,德拉科马尔福大摇大摆地走到了斯莱特林的长桌,食欲不错的样子。
但是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却没有哈利波特的身影。
于是满心愧疚的多比不得不再次端着餐盘幻影移形到哈利的宿舍。
“多比”,哈利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说,马尔福为什么送我西服呢?”
“多比不知道,哈利波特,先生,马尔福少爷没有告诉多比,不过——”
多比对着手指说:“喜欢一个人才送他礼物,不是吗?先生,多比认为,马尔福少爷是因为喜欢哈利波特才送他礼物的。”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门口。
克拉布和高尔像两个守门神一样,一直从晚饭后站到宵禁时间。然而他们并没有看到哈利波特,实际上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马尔福会认为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会到斯莱特林的地盘。
克拉布和高尔不高兴地回到公共休息室。
公共休息室里只剩下马尔福一个人了,他看到两人蔫蔫的空着手回来,似乎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他笑着打了个响指,唤来一只小精灵,小精灵带了满满一大盘好吃的给他俩。
克拉布和高尔高高兴兴地上楼了,仿佛杵在门口的几个小时都不算什么。
“多比”,德拉科喊住准备离开的小精灵,向他伸出手:“你忘了拿走你的报酬!”
多比神情失落地说:“不,多比不能收马尔福少爷的报酬,先生,多比为他惹了麻烦——”
“不”,德拉科坚持地伸着手,“你帮了我大忙,这是你应得的。”
多比迟疑地接过加隆,看着德拉科起身向寝室走去。
“马尔福少爷,先生,您给了多比十二个加隆,多比认为您搞错了,先生,是十个!”
德拉科转过身:“是十二个没错,十个是做西服的报酬,另两个是今天的,收下吧多比!”
“多比谢谢马尔福少爷,先生,多比认为您和哈利波特一样友好!”
公共休息室终于空无一人了,一切都静谧安详,只有偶尔经过的湖底生物,给这里投下一闪而过的掠影。

(PS其实多比是崩溃的,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什么让德哈不开心,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什么让德哈超开心( ˊᵕˋ )可怜的多比,只是不停地认错,跑腿。另,为什么没有人夸少爷慷慨啊!多比在霍格沃茨的报酬是一个星期一加隆,少爷一出手就是十加隆啊!)

【你们这些排着队tbc的坏人,逼着我把题目从“多比的任务”改成“多比的任务(上)、多比的任务(下)”,再改成“多比的任务(上)、多比的任务(中)、多比的任务(下)”!
真的没有了,我承认这是我坑品最好的一次!谁再让我tbc我就撒泼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