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汤姆猫

HP迷,斯莱特林学院;微博:少爷的Tom猫

Sunny Holiday (五)

哈利注意到,德拉科送他的魔杖匣和魔杖袋,一红一黄,正好是格兰芬多的标志性颜色。
哈利拿过火红的袋子认真观察,发现那似乎是龙皮制成的,皮质袋子的纹理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而且看样子应该是经过了后期的处理,袋子闪着油亮的光泽,触感细腻柔软。
哈利又拿过金色的魔杖匣仔细观察,那个匣子沉甸甸的,通体狭长,上面镂有暗纹,经过辨认会发现那是霍格沃茨的校徽。哈利掂了掂分量,不禁怀疑,整个匣子都是纯黄金铸成的。
“德拉科”,哈利摇摇头,心中暗自感叹他那由奢侈堆积出来的精致。
哈利来到德拉科的房门外,咚咚咚地敲了三下:“你在吗德拉科?我是哈利!”
“请进!”德拉科拖着唱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哈利开门的瞬间,就知道他进的肯定是德拉科——或者说是马尔福的房间,因为——怎么形容呢?
房间被布置得有点过分的精致,以至于在哈利看来有点夸张了。
哈利从小就没有被精心地照顾过,所以他对于精致的生活并没有什么追求。不过他的姨妈,佩妮弗农,本身就是一个有点强迫症的女人,她总是把家里面打理得井井有条,整个房子总是跟新的一样。所以,哈利对于精致的环境和生活方式并不陌生。不过马尔福的房间却大大的吓了他一跳。
哈利进门后,首先就被一个大大的马尔福家徽震撼了一下。哈利的目光最先接触的是房间的地毯,那地毯就是马尔福家徽的形状,黑色的毯子上,交错纵横的银线勾勒出徽章的图案,整体一丝不苟,分外耀眼。
德拉科的床上挂着黑色天鹅绒的床幔,天鹅绒上点缀着亮晶晶的东西,这使得床幔看上去就像璀璨的星空一样。哈利怀疑床幔上的是施了魔法的钻石,因为即使没有阳光的照耀,那些亮晶晶的东西也是一闪一闪的。
同样的天鹅绒还被用在了窗帘和桌椅上。整个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换掉了,找不到一丝酒吧的影子。
那么一瞬间,哈利以为自己走进了马尔福庄园里德拉科的房间,而不是待在酒馆的客房里。整个房间的格调与破斧酒吧格格不入。
德拉科坐在窗前的桌子旁,外出时穿的的披风搭在椅背上,露出里面的小西装。他扭过身子看着哈利,问:“要来杯绿茶吗,破特?”
“哦,好的”,哈利朝德拉科走去,一只家养小精灵勤快地跑过来,凭空变出了一把和德拉科那把一模一样的高背椅子,请哈利坐下,然后又恭恭敬敬地倒了一杯茶,送到了哈利手中。哈利确信,这套茶具也是德拉科自己家里的,因为酒吧根本没有这样的银器。
“妈妈听说爸爸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十分生气,她刚刚来信告诉我要好好教训爸爸一下”,德拉科挥了挥手中的信纸,然后扬手一指那只家养小精灵:
“这个是多利,妈妈让他来临时照顾我。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跟他说。”
哈利对于德拉科这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的生活并不能理解,德拉科的所作所为哈利也就无法体会,他动了动眉毛,表示回应。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德拉科指着哈利手中的羊皮纸袋子问。
“哦,这个”,哈利仿佛才想起来自己手中的东西似的:“我刚刚去摩金夫人店里买了两条领带,顺便帮你也买了一条。”
哈利本以为,出手阔绰的马尔福小少爷会对自己这样“寒酸”的礼物嗤之以鼻,没想到德拉科听了以后兴高采烈地接过袋子打开,拿出领带细细端详起来。
德拉科的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一点不见平日里拒人几里之外的神色:
“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德拉科连说了两遍,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太好什么?”哈利有些莫名其妙。
“礼物,不是吗?”
德拉科小心地将领带装回袋子,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同学送的礼物!我总是收到亲戚的礼物,还有爸爸妈妈的朋友们送的礼物,但是还没有同学送过我礼物呢!”
“我以前也和你一样,达力总是不让其他人靠近我,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收到过同学的礼物,不过认识了罗恩和赫敏以后,他们都会在过节的时候送我礼物。”
德拉科撇了撇嘴:“这么看来,韦斯莱和格兰杰比克拉布和高尔强多了,至少他们知道朋友该怎么做。”
哈利:“你不喜欢克拉布和高尔吗?”
德拉科:“他们蠢得实在是不招人喜欢,不是吗?要喜欢他们两个,还真的需要不同寻常的欣赏力呢!”
哈利:“如果你不喜欢克拉布和高尔,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做朋友呢?”
“因为我爸爸和他们的爸爸是好朋友”,德拉科沮丧地说,“我也没办法。”
“听着,德拉科”,哈利放下茶杯,郑重其事地对他说,“虽然你和你的父母关系很好,可是你有权利自己选择朋友,不能只听爸爸妈妈的。”
“自己选择朋友吗?”
“是的”,哈利重重的点点头。
“我曾经自己选择过朋友”,德拉科抬头看着哈利的眼睛,“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最后我们不欢而散。”
房间里一时间没有了声音,这使得哈利产生了一种幻觉,他感觉德拉科的话音在房间里蔓延,久久不散。一种尴尬的情绪在两人之间回荡。
霍格沃茨列车上的“过招”,哈利还是记得的。哈利选择了罗恩做朋友,并且严词拒绝了“坏巫师”家族的马尔福。
咳咳。哈利假装咳嗽了两声,来缓解这种不自然的气氛,“或许,或许——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或许吧!”德拉科失落地说。
他转过身子,认真地摆弄起桌子上的纸袋,“我知道很多人都不喜欢我,比如你,比如韦斯莱,同样的,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我爸爸。那种感觉很不好,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我们都是同学嘛,可以慢慢相互了解,对吧!”哈利不得不承认,安慰人这种事情,他并不擅长,所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德拉科。况且,在心底,他的确不怎么喜欢德拉科的父亲。
德拉科或许也知道哈利的话无济于事,他仍然有点闷闷不乐,低着头吃着蛋糕,默不作声。
“你的房间,是自己布置的吗?”哈利搜肠刮肚地转移着话题:“很精致,很漂亮。”
“嗯,多利做的”,德拉科回道,“他坚持要这样做,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
哈利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这种放任自流的生活方式也不错,没必要搞那么多仪式,也无所谓马尔福式家族所谓的“荣誉感”。
“那是海德薇吗?”
哈利看到德拉科指着窗外,他凑过去一看,果然是海德薇。海德薇那雪白的身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一双有力的翅膀有节奏地扇动着,转眼间就来到了窗前。
窗户开着,海德薇从容地收了翅膀,迈了进来。她的嘴里叼着一支褐色的羽毛,看样子是别的猫头鹰身上的。
“你和别的猫头鹰打架了吗,海德薇?”哈利抚摸着她的羽毛,问。
海德薇抖了抖翅膀,摆出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我喜欢海德薇”,德拉科柔软地说。
“我也是”,哈利说。
架子上的喜鹊不高兴地叫了一声,转过身子用尾巴对着德拉科。

评论(2)

热度(21)

  1. 潇湘七珏少爷的汤姆猫 转载了此文字